国内动态    
     
       
农民工的归途列车:西方反思,中国感动
[ 2011-04-22 ]

《归途列车》剧照

西方观众:这部纪录片让我反思了自己的过度消费观,还有全球化给一些国家带来的负面影响。

中国观众:这部纪录片让我感同身受,我对片中主人公非常尊敬和同情,他们为国家发展做出了很大牺牲。

2009年《时代周刊》年度人物评选第二名——中国农民工,即是纪录片《归途列车》的主人公。

《归途列车》,英文名 “Last train home”,意为要赶上最后一班火车,才能回家见到亲人。

日前,这部影片作为以促进不同文化交流和对话为主旨的美国圣丹斯电影节电影推广项目来到中国巡展。记者在活动间隙采访了影片导演范立欣。他曾在中国中央电视台工作,于2006年旅居加拿大,加入擅长拍摄全球社会政治问题的纪录片摄制公司EyeSteelFilm。《归途列车》是他指导拍摄的第一部纪录片。

这部纪录片以在中国广州打工的农民工家庭为主题,跟踪拍摄了张昌华一家从2007年至2009年三年春节期间历尽周折返乡探亲的历程,呈现农民工的悲苦、亲情与生计间的矛盾。

常年打工在外造成的隔阂让张家关系变得紧张,张昌华和张琴父女之间由争吵发展到大打出手。女儿张琴选择放弃学业去广州某工厂打工却被父母发现接回家中,希望其继续学业这个唯一改变命运的出路。但在影片结尾,正值青春期的张琴最终选择去了深圳一家酒吧做服务员。张昌华受病痛煎熬,陈素琴担心在老家的小儿子张洋像大女儿一样叛逆,选择离开丈夫独自回老家照顾儿子。

历时三年拍摄的《归途列车》已在加拿大约12个城市和美国100多个城市上映约一年时间,获得第十二届蒙特利尔国际纪录片电影节 “2009最佳魁北克/加拿大电影”,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电影节“最佳纪录长片”,美国三大影评人协会之一的洛杉矶影评人协会“最佳纪录片”等诸多奖项。

通过这部纪录片能了解当今中国中还不知晓的方面,西方观众总的来说还是很喜欢的,范立欣说。

“西方观众同时也有许多反思,比如对于自己的消费主义生活方式,还有资本主义全球化带给发展中国家的一些负面影响。”导演范立欣说到。

在全球化的今天,其实这些中国农民工的生存、生活方式,跟西方的消费主义生活方式,有很紧密的联系。西方跨国企业为了降低成本,哪里成本低就把厂子搬到哪里,中国要是贵了,就搬到越南去了,变相地对欠发达国家的劳工造成了很大压力。范立欣导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一个纪录片导演,我只能用摄影机,记录这么一群人在大的时代背景下,经历着什么样的波折,范立欣解释。

当问及影片中火车站春运期间出现的维持秩序的警察形象是否会令西方受众产生疑问时,范立欣说,“如果我们自信的话,就不会有这样的担心。”

虽然在国内还没有大规模影院发行,但是在上海电视节和广州纪录片电影节公开放映时,曾经经历过春运的观众觉得影片中的场景和人物经历让他们感同身受,他们也对农民工群体表示了极大的尊敬和同情。范立欣说,同时也有一些生活在城市中的同学,觉得现在到处都是高楼大厦,还不知道在今天中国还有生活这么贫苦的。

范立欣说,“中国有今天的成就,农民工的牺牲和贡献非常大,他们分享到的进步的成果其实可以更多一些。我觉得这(拍摄农民题材纪录片)是我应该做的一件事情。如果我们当中没有一个人做这个事情的话,我觉得这是我们所有人的耻辱。”

观影现场的观众热烈鼓掌。

“在中国我们刚刚拿到广电总局的批文,我们希望很快能在中国电影院看到这部电影”,范立欣说。

接下来还会再拍关于年轻一代农民工的故事。范立欣说,他们很小就来到城市,工作和生活很多年,他们是完成城市化过程的主体,关注他们也有一定社会意义。我希望用十年时间拍摄三部农民工题材的纪录片。

能否用是否美丽来界定这部纪录片的主题?

“这不是美丽与否的问题,这是现实!”范立欣说。

中国文化网记者:董林

编辑:陈晓蓉

 
关闭